2 《罗振宇得到高研院》百度云下载链接地址资源 – 爱学知识网
  • 欢迎访问爱学知识网,各大付费平台收费课程低价分享,关注微信号ziyuanzc3朋友圈课程每天更新,稳定四年质保!

《罗振宇得到高研院》百度云下载链接地址资源

得到 125次浏览
《罗振宇得到高研院》百度云下载链接地址资源

大家好,我是罗振宇。
刚才中午我送刘擎离开这个会场的时候,他跟我讲了两句话。
第一句话是得到高研院的同学太了不起了,3000多人保持如此专注地对演讲者的回馈,而且他觉得每个人都听懂了,了不起。第二句是,拜托我替他把这本书卖好。
对,就是这本书。昨天我们刚刚拿到数据,第一季度中国图书出版市场非虚构图书,刘老师的这本《西方现代思想讲义》是现在整个中国图书市场的第一名。

所以为什么要替他把这本书卖好,不仅是现场的所有的同学,还有现在正在看直播的同学。
如果现在你们去当当或者京东下单的话,它就可能第二季度继续霸榜,如果连一本西方现代思想的著作都能够在中国图书市场上霸榜,看千秋万代的人谁敢说我们这代中国人不读书。
我之所以带这本书上来,真不是为了卖,是为了借用其中的一句话:来一场观念的探险。
还记得将近两年之前,我和刘老师在商量这本书也就是他在得到上的课程,应该怎样排布的时候,我们一开始就想到,坚决不用那些艰涩的逻辑观念。
我们用什么,我们用一个一个的人,用一张一张的面孔,我们给这个时代的人办一场思想观念的人像展映。这是这本书在策略的时候,我们就定下来的一个策略。
所以这本书很成功,也不意外。我们不需要通过非常抽象的方式和世界发生连接,我们需要看到一个一个具体的人。
今天,这一天下来,大家很辛苦,那么多人在这个舞台上走过,那么多话语像流水一样经过我们的大脑。
这其实何尝不是一场观念的探险,这何尝不是这本书的续集,当代中国思想讲义的一章。
我们每一个人的大脑里面,观念世界里面,当然可以是这样的,韦伯、尼采、弗洛伊德、萨特、波普尔、哈耶克。
当然可以是这些人,但是我们扪心自问,我们的真实世界真的是这么构成的吗?不是。
构成我们精神世界的大活人,我们自己在观念世界里办过的展览和探险,都是我们自己的身边人,都是我们付出过情感和信任的人,就像我们今天身边的同学们。
今天我和在座的将近3000位同学一起,全天灌注自己的心流,听了这么多场的演讲,我就说说我听到了什么。
今天除了我们请来的驻场得到的老师,还有8位高研院的同学。我听到8个人分成不同的队伍,互相厮杀,互相抬杠,不信我们听一听。
有一个问题我们心中都有,就是在中国,在这个时代,我们应该怎样立身处世?
有一位叫林森的同学给出了他的解决方案:中国这么大,选择一个小小的地方,你就扎进去嘛,他所谓一生只做一杯茶。
但是另外一位同学说不对,中国这么大,所以我们应该到处去看看。解决一个啤酒瓶盖的方案,也许我可以到罐头盖那找到答案。
你看,这是完全不同的两种立身处世的方案。
再比如说对于自己所在的职业,那位姓闫的同学说:我在哪个行业就要改造他,他如果现在不受尊重,就要用我的努力让他变得受尊重。
还有一位同学就不同意,李翔老师说,凭啥不让改行?但我到哪个行业,我都能把那个行业变成学校,我都是老师。
你看,这是对行业不同的理解。
再比如说,遇到困难该怎么办。上午邵慧宁同学告诉我们,遇到困难很好办,激励别人,哪怕发明一个大家来找茬的游戏。
还有一位同学不同意,张文珺同学说,遇到困难,激励什么别人,先死磕自己。
还有一类问题我们也经常问自己,就是我该怎么把一件事情办成。李小伟同学告诉我们把事情办成,尤其是那些艰巨的任务,有一个方法叫绕过系统,直接跟人说话。
但是,张桃红同学告诉我们:让系统自己说话,我们能不能别跟人说话。当然,你也听出来了,我是在刻意挑拨。
但是我为什么要刻意挑拨?是为了要回答一个问题,看见一个真相,就是为什么我们需要一所学校。
如果今天这场对话真的发生在社会场域,不管是在公司的会议室,还是在网上,我们都能感受到:一点点不同的意见,结果就互相拉黑,我们生活的这个世界,不是大家都在捍卫自己利益的世界,而是观念的战场。
我们还能够好好坐下来探讨一点问题吗?有的,这样的地方就在学校。
学校是这个社会还留下来为数不多的,可以建设性讨论问题的公共场域。
前不久有一个学者说人类为什么要发明语言,我说发明语言是为了高效的协作。
他说错了,高效的协作不需要语言,你看狼群,在围猎它的猎物的时候,协作多么高效,需要语言吗?特种部队去围剿一个恐怖分子的据点,需要的是眼神和手势,需要语言吗?
最需要高效协作的军队,需要的是旗帜和号召,越高效的协作越不需要语言。恰恰把语言那些糟糕的成分榨干变成简单的信号,我们才会用它来进行高效率的复杂任务协作。
就像我刚才说的战场和猎场,我们那些老祖宗也是一样的,他们在打猎的时候,那是他们生存最艰巨的挑战,是不需要语言的。
请问什么时候需要语言?是打完猎猎物扛回村子,点燃篝火,在篝火面前聊天,吹牛,胡说八道,这个时候才需要语言。
因为要对今天的故事做各种解释,我们今天之所以能拿到猎物全部是因为我们祖先积德,是因为我们昨天祭祀了山神,一个一个的胡说八道,一个一个不靠谱的解释系统,在篝火面前碰撞,我们才需要如此丰富的语言。
这就是我们在当代社会大分工把每个人切割在不同的赛道、不同的行业、不同的公司,不同的岗位之后,我们还需要回到学校的原因。
因为我们需要点燃篝火,我们需要放弃那个执行和捕猎的效率,我们要回到语言的场域。我们要任由对一件事情不同的解释,不同的角度,不同的理解,能够互相碰撞,而不会导致彼此拉黑。
这是得到高研院作为一个学校能够贡献给各位的最大的价值,在这里你会看到形形色色的人,你会听到各种各样的说法,只要我们还认同我们还是一个学校的同学,仅仅这份善意和对共同体身份的认同,就足以让你把这番话听下去,听下去之后没准儿在那个瞬间你心中会生起一句话:一个真理的反面可能是另一个真理。
这是得到高研院能够给予各位最重要的馈赠。这是我过去一年自己体会最深的,我也到处说的一个启发。
去年的5月份,疫情刚刚结束,我办了一个非常赔钱的项目,叫《启发俱乐部》,是一个线下的知识脱口秀,每周三晚上举行,我汇报过去一周读书见人的一些启发。
在那个市场,我饱受教诲,当然也可以说饱受摧残。
来的人会告诉我为什么到这儿来,有的人是为了让自己的孩子看看一个人靠吹牛能够变成什么样,有的人是因为两口子到北京旅游想借助启发俱乐部的现场宣示自己是学习型的家庭,有人是因为找自己的老公要生日礼物,实在想不出要什么,就说陪我去看一场启发俱乐部,也有创业团队进行了一天的务虚思想风暴会,说晚上吃个饭太庸俗了,我们继续学习,于是来到了启发俱乐部。
当然有一些贵妇们白天逛北京SKP这家全世界销售额最大的商场,心中充满了被消费主义牵引而堕落的忏悔之情,晚上要来启发俱乐部。
而所有这些人没有一个人是为了要听我过去一周的启发。
这是一个特别诡异的场合,如果他为了要听你的启发,为什么不打开得到APP的直播,自己躺在沙发上免费的听呢?为什么要买那么贵的票来到现场呢?这件事每周都在对我进行教育。
这个教育对我来说,凝结成了一个对这个时代很牛很牛的一个洞察。
过去我们总是以为我喜欢,我的用户喜欢,这是这个时代最大的正义,互联网就是这么教育我们的。
我们搜集了那么多人的喜欢和愿意,就可以变成一家大的公司,成就一番事业,这难道不是我们自己一个社会结点,应该承担的义务吗?这种话我们听过太多。
问题是我们想过自己,我们自己这一生在每一个选择关头,都选择了我愿意,我喜欢的选项吗?
我们这一生之所以能够变成今天这个自己很满意的样子,是因为我们绝大部分的选择是我们不愿意、不得不。
很多人来到启发俱乐部不是因为喜欢启发,不是因为喜欢罗胖,是因为他生命中有一个不得不。
是他的父亲逼着他来,是他的创业伙伴勉强他来,是他生命中发生了另外一件事情,他需要通过看启发俱乐部来消解,等等。
我还记得当年我当记者的时候,去一个很偏远的山村,这个山村里面每一个人都特别尊重一位山村小学的老校长,但是这个老校长一生极其失败,甚至不曾把任何一个学生送到县城的高中上学,作为一个教育工作者真的是很失败。
为什么他在村里还享有那样的殊荣,每个人提到老校长就肃然起敬?
只有一个原因,这个老校长曾经到每一个孩子家里逼他上学。
奇怪,这件事居然不取决于我们讨好他人,满足他人的喜欢,而是取决于我们勉强他人,强迫了他人,我们让别人陷入了一种不得不。
今天在座的3000多位同学,你们为什么来到上海?
其实我能够想出那个情景,同班同学都问:你去吗?有人说:我去。
如果你的班上或者小组有人说:我们把自己做的旗子拿到开学典礼现场,我们合影。再有一个人喊出;一个都不能少。
我们就只能去了,也没有那么大的痛苦了。但是你分明知道那是有人勉强你来到这儿。
如果是一个独立的个人,你们会在这里吗?我且不说,你们会在这里,你们就在家里的沙发上,你们会认认真真地听着一天的课?我信你,你自己都不会信。
这是一所学校能够给你的最重要的东西,它帮你形成了一个共同体,这个共同体树立了一些规则,塑造了一些边界,给了你一些偶尔勉强你一下的同学,来对抗我们内心的懒惰和不情不愿。这是一个学校能够给到你的东西。
为什么同学有机会让我们不得不呢?其实很简单,他在召唤一个东西。前几天我家的两个女儿马上5岁,她们要去各种学前班,一会儿舞蹈,一会儿游泳,我发现她们很难坚持下来。
我问其中的一个老师,有什么办法能够让这个岁数的孩子把一个兴趣活动坚持下来?是因为兴趣吗?那个老师的回答很有哲人的意味。
他说这个世界不存在兴趣的东西,把兴趣仔细分开,里面是两样东西,第一是成就感,因为干这件事形成了成就感,所以得到了正反馈。
第二个,责任感,如果一个有成就感的孩子的品性当中,有责任感,那么他就很容易把兴趣班坚持下来。
这个责任感很清晰,也许是因为一个同班的小同学特别喜欢他,他也觉得我每次来能帮到他。也可能是对爸妈妈的责任感。
这个世界是用大量的责任的链条把我们锁在一个地方,不让我们的心灵变得心猿意马,上窜下跳。
我们同事经常说,今天能把将近3000名同学聚在一起,其实我们的工作已经完成了大半。
因为那些对你负有一点点责任感的线条已经在你身边编织。请注意,我说的责任非常得轻,轻到什么程度?
比如说,我们有一些同胞到海外旅游的时候做了一些不太检点的事情,被人家怒问:你是哪一个国家的?他诚实地回答:我是日本人。
这是一种轻轻的责任感,我们不愿意让我的共同体丢人,我不愿意麻烦别人,我不愿意让大家不高兴,我不愿意一人向隅,举座不欢。就这么一点点浅浅的责任,塑造了一个学校。
我要特别提出感谢的,是得到高研院前面几期的学长,今天大概有200位来到了我们的现场,谢谢你们。
其实今天的典礼感、仪式感跟他们的关系已经不太大,为什么他们出现在这儿?我告诉各位,从那个方位传过来的气场,是一种纯然的善意。
因为在我们这一届的同学中,我想告诉你,没有人比他们更希望你们成功。
道理很简单,你们当中今后不管过了多少年,如果有人成功了,很牛了,你的学长和学姐们,就会骄傲地跟他们说:“得到高研院的,我是大师兄,或者是大师姐。”你不觉得这很奇妙吗?
我们甚至不认识的两波人,两个人,仅仅因为这种浅浅轻轻的,基于责任感的小缘分,我们居然就能为他骄傲,我们居然就愿意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下给他一点帮助。
居然就能向那个角落里,向整个现场投射出纯然的善意,这就是学校能给你的,那种建设性的责任感。
既然气氛都到这儿了,我也向所有的得到同学、得到用户呼吁一下,欢迎你们加入得到高研院!
至少在今天的现场,你已经看到3000名来自全国各地不同职业、不同赛道,完全不同的人,他们只有一个共同点,都是上进的中国人。
而且,他们因为珍视这个传统,加入了这个传统,他们对还没有加入得到高研院,所有的从第九届一直到一百届,甚至更远的得到高研院所有同学,虽然我们不知道你是谁,但是他们投射出了纯然的善意。
我们等着你,现场的三千人,也包括在得到大学和得到高研院已经毕业的一万名同学,我们在这儿等着你!
这就是塑造一个传统的有趣的地方,我们不仅希望自己好,我们还希望他人好。我们甚至希望眺望漫长的时光往未来看,我们希望这个人变好,虽然我们不知道他是谁。这是我们在这里汇聚的原因。
刚才其实我回答了这个问题,为什么我们永远需要一所学校?两个答案:
第一,学校给了我们一个善意的建设性沟通的场域,我们有可能从中汲取我们所需要的养料。
第二,学校共建了一个人群,这个人群能给我们提供浅浅的轻轻的责任感,逼迫我们变得更好的共同体。
这也就侧面回答了这个问题,我们为什么会变得更好。
共同体带来的信任,责任感带来的进步,这是我们平时靠单个人的努力,永远不可能获取的两项宝贵的资源。
在此,我也向所有的在场的同学和正在看直播的得到同学宣布,我们得到高研院今后为大家提供的服务,将更多致力于所有的校友,跨班级、跨校区、跨界别,各种各样丰富的活动。
昨天我们得到的「线下活动」页面刚刚上线,昨天我们跟学长学姐在华为上研所的一间会议室里也做了最初步的探讨,我们怎么为这个共同体提供丰富的知识性活动,支持大家彼此相识、信任,建立更多的责任感。
说一千道一万,得到高研院能够提供给你的,我们无法吹嘘它是一些所谓高远的存在,一些遥远的场合。
我们能够给你承诺的就是身边一个一个具体的人。
一会儿散场,当你们起身离座的时候,这些面孔,无论是熟悉的还是不熟悉的,会从你眼前闪过。
这就是我们重新给你塑造的「你附近的人」,你值得把自己信任的一部分给予他的人。这些人,才价值连城。
我们今天一天邀请8位同学和5位得到老师在这个讲台上,无论讲什么,其实不重要,那些结论你也会忘。
重要的是,我们通过一个一个的具体的人,来构建自己的精神世界,这是我们摸索出的让自己变得更好的方式。
所有的讲话,最后都得有金句。这是物理学家费曼说的:
不管你观察什么,哪怕是你隔壁的同桌的一个同学,只要你观察得足够仔细,你就会涉及整个宇宙。
三个月在得到高研院的正式学习时间太短了,但也足够你向身边的人投入足够的观察,希望你能发现足够大的宇宙。
而一生又太长了,得到高研院是一个说好不再分手的共同体,让我们彼此珍惜,感谢各位,各位辛苦!未来三个月,学习愉快!


更多付费课程请关注下方二维码 《罗振宇得到高研院》百度云下载链接地址资源
喜欢 (4)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